杭州限房价竟地价究竟谁占便宜?

时间:2019-09-10 01:02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但做什么太出挑了,都容易被修理。古人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我们说人怕出名猪怕壮。

  更壮的一头猪叫苏州,前不久刚被杀。不仅限购限售升级,还祭出了现房销售、限制房贷的狠招。

  长期以来,杭州都是一个严重依赖房地产的城市,准确的说是依赖卖地。2018年杭州土地财政依赖度高达133%,排名全国第一,再往前推两年也是全国第一。过去三年,杭州卖地收入,是所有税收的1.4倍。

  在开发商眼里,杭州甚至比旁边的上海还妖艳。上海房价已经来到十万附近,每块地拍来操作难度都不小,但杭州才三四万,又是新一线、互联网之都、亚运会、国际旅游城市,接下来还有亚洲杯,可炒作的题材一波接一波。

  要是像苏州一样被修理,对杭州来说可能是难以承受的,还有亚运会要办,还有亚洲杯要申办呢!

  不等上面公开点名,杭州开始自我控制。最新的举措是,在拍地的时候限房价竟地价。

  也就是说,在拍地之前,政府先限定好这块地未来的房价,最高不能超过多少,然后开发商谁出的地价高,地就给谁。

  这看上去比单纯的限房价要好得多,开发商拿地时对房价没有了幻想,出价会更加理性。以前拍地时啥也不说,单纯价高者得,卖房时却不让卖高价,真的有点说不过去。

  除了开发商对房价不再抱有幻想,民众对于房价也不再担惊受怕,这恐怕是“限房价竞地价”最大的意义。只这一招,稳房价、稳预期的目的就能达到了。

  以往各地也有限价,只是这种限价是不透明的,谁也说不清具体的价格是多少,至少从来没有公开过。

  不透明的限价给操作留下来巨大的空间,风头紧就低一点,风头过后就高一点,一紧一松让所有人都无所适从,根本不知道政策的底线在哪里。

  “限房价竞地价”在一开始时就把房价上限公之于众,消除了不必要的猜疑,也减少了日后限价的难度和操作空间。另一方面,公开价格天花板也有利于稳定二手房价格,避免不合理的炒作。

  毕竟这不是杭州的发明,十年前国土部就说要探索这种“限房价竟地价”模式,但最终并没有大面积的推广,肯定存在一定的问题。

  在房价限定的情况下,单纯比拼地价,无疑是压缩开发商的利润空间,谁对自己更狠,谁就可能拿到地。

  一个楼盘,如果别人的建造成本要4000元,你3500就能搞定;如果别人要9个月才能开盘,你只要5个月,你就具有明显的成本优势。

  即便限住了房价,开发商仍然有其他许多方法来把钱赚回来,常见的手法就是把装修费提高,把车位费提高,收服务费,内部倒卖变二手房,收电商团购费等,甚至明目张胆的卖号。

  认真的说,地价的上涨和房价的上涨,与许多因素相关,包括计划供地,预售,以及信贷政策。我们看到了对于房价上涨的担忧,也看到了对于土地收益的不舍。正是这种纠结,才让我们有机会看到这个世界上最为简单的房价控制系统,以及最为复杂的土地交易规则。

娱乐八卦